首页散文优美散文
列表页
  • 文章标题
  • 阅读
  • 日期
  • 109
    2020-11-26
  • 我的老家位于郯城——庐江大断裂带中段的马陵山脚下,那里曾是孙膑庞涓斗智的古战场所在地。逶迤绵长的马陵山,拖着八百里的身躯,千百年来蜕下了大量黑红粘稠的沃土,养育了祖祖辈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13
    2020-11-26
  •  插渣腐,沂蒙山区的特色农家菜品之一。虽然没有炒鸡出名,但在沂蒙山区人的心中,插渣腐的位置是所有家乡菜中无与伦比,不可替代的。    如同煎饼一样,沂蒙山区的渣腐也做到了极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09
    2020-11-26
  • “张家有女,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”。外甥女要出嫁了!按照传统的风俗,娘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89
    2020-11-26
  • 我三岁的时候就有人喊我舅舅了,他是大姐家的大外甥。大姐生了五个儿子,满指望最后一个是女儿,可还是没有如愿,虽然如此,还是引得很多人的羡慕。父母亲疼爱外孙比疼儿子还下财,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69
    2020-11-26
  • 尊敬的兴传同学: 今年中秋节的晚上,您家小侄子明庆给我发来信息,说您和嫂子明天来二侄子家,让我和您弟妹一起去聚聚,明天来车接我们。我当时非常高兴,也非常激动。但我考虑到这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47
    2020-11-25
  • 散文,形散神不散,有天马行空,黄河泻流,大江碧湍,钱塘大潮的气概。  一首奇丽的小诗句,不论它是五绝还是七绝;也不论它是五言律诗;还是七言律诗;更不论它是《长恨歌》还是《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98
    2020-11-25
  • 我一路跑去,并不知道前方的路如何,也许是闭塞不通的深壑大堑;也许是坎坷弯曲的小险径;也许是雄伟的绝崖嶂壁在眼前一横;也许是平坦绵远的阳光大道;也许是一座巍峨壮丽的大山;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69
    2020-11-25
  • 又到地瓜成熟的季节了。走在大街上,空气里不时地会飘来烤地瓜特有的香气,忍不住深深地吸一口气,感觉空气里都是香甜的气息。只是,我内心里清楚地知道,它并不是我老家的味道,无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73
    2020-11-25
  • 刚刚过去的春夏秋三季,我与你结下了不解之缘。 春天,陌上花开之时,我与你相逢在一条乡间小路,惊喜之余,写下了《偶逢》这首小诗。夏日,可爱的你为我打开了一扇扇灵感之窗,散文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96
    2020-11-25
  • 今天是2020年10月8日,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,再过17天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70周年纪念日。外面阳光和煦,一片安宁祥和。我们在享受这和平时期美好时光的时候,又都想到了什么呢?我含着泪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44
    2020-11-25
  • 沂蒙地区,多山少田更缺水,不适合大规模机械耕种。平时以地瓜,玉米,小麦两年三季轮作,间种杂粮,多是靠天吃饭。正如旱枣涝栗蓬,无论旱涝,总有一种适合山区生长的粮食丰产。 从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29
    2020-11-25
  • 儿子,妈妈想你了。自从开始创业我每天都很忙,我没时间陪你,在我眼里只有事业,只有钱,儿子经常问我,到底是我的事业重要,还是儿子重要啊?自从你去了你奶奶家,好久才回来一次。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00
    2020-11-25
  • 对于父亲的印象,留在记忆里的,只是一些零星片段,串连起来也就是整个的生活。 真正触动我记忆神经的,应该是在上中学的六年里。从小学上升中学,我没有考上别人梦寐以求的重点中学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74
    2020-11-25
  • 看到网上一段塌煎饼的快手短视频,让我再次走回了三十多年前家乡莒南的记忆中。 视频里的画面,小时候没见过,视频里的环境,小时候也没有。还有视频中的韭菜拌辣椒馅,用平底锅烙,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32
    2020-11-25
  • 童年,给我留下了太多的回忆。每每回想时,总有一种深深地眷恋,这种感觉使我在渐近花甲之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梦寐以求。 我家门前有一条小河。小时候,常去捉鱼,至今印象深刻。 小河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91
    2020-11-25
  • 我约两岁的时候,父母先后因病去世,我对父母没有一点记忆。有些事情,是我长大后奶奶告诉的。小时候的记忆,大部分在地瓜上。秋天收获地瓜后,几乎天天早上吃地瓜。每天晚饭后,姐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92
    2020-11-25
  • 1O月12号下午,老家侄子王新传发来微信说王凌章快不行了,己趟在客厅的地上了,己不能进食,连续不断的亲友来探望,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。家属孩子一直陪伴着他,一直到十七号夜晚约十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77
    2020-11-25
  • 昨儿晚上大姑打来电话,说是今年的新姜开始起了,稍后就让勇子(大姑的孙子)给送一些过去。八十多岁的大姑身体硬朗,经常忙乎在田间地头,家里的新鲜蔬菜瓜果梨桃不时出现在我家餐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10
    2020-11-25
  • 中秋节过后,正在家休班的我突然听到一阵“嘭嘭嘭”的敲门声,打开门一看,门外站着的竟然是我小时候天明玩到天黑的伙伴、从老家来的建勇。只见他肩膀上扛着一个大袋子,左手提着一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37
    2020-11-25
  • 我母亲于1986年12月28日4时,在老家逝世,享年67岁。她的逝世,使我失去一位好慈母、好妈妈。母亲的逝世,让我倍感悲痛和惋惜。 在我心目中母亲她应该是一个本应长命百岁的大好人,大善...[浏览全文]